loutchi

该死的长情总是用错了地方

我真的太倔 我怎么还一往情深还是天真烂漫以为你对我多少有感觉 于是靠着这份一往情深还是天真烂漫坚持到了现在 然后杳无音信 原本以为会见到的人却四处张望也寻不得 那次是我这几个月来离你最近的距离 在那个密闭空间之中却是离你最远的距离 原本总以为会有什么事发生至梦醒时分又是我胡思乱想了 原本以为时间久了会忘记了却感觉是时间也不让我忘记你

真的很想剖开你的脑子好好研究研究你到底在想着什么

讨厌的人赶走一个又来一个

自然是懂得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的道理但还是忍不住去想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原来表白失败了也不会有多难过嘛
终于说出口了反而是一阵坦然